《刑辩之魅》——离奇的欠条,究竟是谁盖的章(一) - 强强动态 - 江苏常强律师事务所 江苏时强律师事务所
  • 向日葵刑辩
  • 行政法
  • 建筑房地产
  • 公司法
  • 婚姻家事
  • 劳动法
  • 知识产权
  • 时强所团队
  • 经典案例
  • 强强点睛
  • 论文研讨
  • 法律沙龙
  • 党建制度
  • 党建活动
  • 党建荣誉
  • 强强彩虹桥
  • 普法与授课
  • 其他公益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联系地址
  • 职位招聘
  • 《刑辩之魅》——离奇的欠条,究竟是谁盖的章(一)
    2020-09-08 14:14:45   点击:

    案情简介
          2010年9月6日,原告杨某某一纸诉状将常州宏盛建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宏盛公司)告上法庭。
          原告杨某某诉称,截至2009年10月止,被告宏盛公司尚欠常州市永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永安公司)工程款1471000元,永安公司已将其对被告宏盛公司享有的债权依法转让给原告,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宏盛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1471000元,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。原告杨某某为支持其诉请,向法院提交两份证据材料:一是宏盛公司向永安公司出具的“欠条”一份;二是永安公司给宏盛公司的“债权转让通知”一份。
         被告宏盛公司辩称,第一,其与永安公司的工程款已结清,由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2008)常民一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书为证;第二,宏盛公司从未给永安公司出具过这份“欠条”,即对原告提交的这份“欠条”的真实性有异议;第三,既然1471000元债权不存在,那份“债权转让通知”对被告宏盛公司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。
          既然宏盛公司否认“欠条”上的公章是其所盖,那么欠条上宏盛公司的公章是谁盖的?最后1471000元究竟会花落谁家?

    1.欠条盖了章  债主很嚣张
          自古以来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可现在有句流传很广的话是:“欠钱的是大爷,讨债的是孙子!”这句无奈的感叹精准道出了债权人内心的辛酸苦楚。

     
    \
         讨债难,尤其是遇上“老赖”,自己的血汗钱恐怕是有去无回了,怎么办呢?有的人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,维护自己的权益,可是,一些老赖就算吃了官司败了诉,一样可以欠人钱财赖着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,这些老赖一般都是老板,甚至是大老板。以他们的经济能力,要了结区区债务根本不成问题。问题在于,他们已经习惯了当老赖。因为当老赖只有好处,没有代价,可以说,他们已经将能够无风险地当老赖看成一种能耐、一种时尚。

         不过,目前我国对老赖的失信惩戒机制正在升级,老赖的好日子要到头了,他们的银行存款、金融资产、银行理财等将被冻结和划扣,他们的日常高消费行为将严重受限,他们将为他们的失信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         现如今讨债难难于上青天,可若是债主手里保有签了字或是盖了章的欠条,那就可以“有理走遍天下”了,就算是到法庭上对峙打官司,那往往也是胜券在握。老赖固然可恨,可冷不丁出现的“耍手段”的嚣张债主,也让人咬牙切齿匪夷所思。

         杨某某是常州某钢管公司的总经理,经常跟建筑公司打交道,给他们提供工程所用的建材。

         2010年9月6日,他作为原告,一纸诉状将常州宏盛建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宏盛公司)告上了法庭。杨某某诉称,截至2009年10月止,被告宏盛公司尚欠常州市永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永安公司)工程款1471000元,而永安公司拖欠他的工程款,因此将其对被告宏盛公司享有的债权依法转让给原告,于是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宏盛公司将欠永安公司的工程款支付给自己,共计1471000元,并要求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。

         原告杨某某为支持其诉请,向法院提交两份证据材料:一是宏盛公司向永安公司出具的“欠条”一份;二是永安公司给宏盛公司的“债权转让通知”一份,以证明永安公司已于2010年8月25日通知被告宏盛公司,已将其对宏盛公司享有的债权转让给了原告杨某某。

         其中欠条上写着:截至2009年10月止,常州宏盛公司共结欠永安公司一工处(杨某某工地)零星及维修工程款共计壹佰肆拾柒万壹仟元整。落款是宏盛公司,日期写的是2009年10月,盖的也是宏盛公司的章。

         作为被告的宏盛公司觉得原告杨某某无中生有地拿出一张欠条,就来凭空要账,实在是有点让人感到莫名其妙,宏盛公司辩称,第一,其与永安公司的工程款早已结清,由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2008)常民一初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书为证,而且也有转账交易记录;第二,宏盛公司从未给永安公司出具过这份“欠条”,即对原告提交的这份“欠条”的真实性有异议;第三,既然1471000元债权不存在,那份“债权转让通知”对被告宏盛公司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。

         盖了章的欠条似乎成了杨某某的“丹书铁券”,讨债态度强硬且嚣张,誓要将官司打到底,要回欠款,而宏盛公司这一边,矢口否认“欠条”上的公章是其所盖,觉得里面肯定有人在捣鬼,拒不承认欠条的真实有效性。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”,为了维护各自的利益,杨某某和宏盛公司不可避免地要上法庭对峙,那么欠条上宏盛公司的公章是谁盖的呢?最后1471000元究竟会花落谁家?

    上一篇:万博亚洲入口所吴娜万博官方登录注册受邀为不同群体开展《民法典》系列讲座
    下一篇:租房多次磋商不成,是否应承担缔约过失责任?